欢迎光临华夏艺术网 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艺术资料 > “冬末 夏先生仙逝出殡图”创作后记

“冬末 夏先生仙逝出殡图”创作后记

时间:2009-02-24 | 来源:杨建国 | 阅读:2694次

冬末的寒风吹过,大地即将重新复苏。薄雾中传来一阵锣鼓锵器声。一支队伍由远而近。听说是本乡曾教了几十年私塾的夏老先生去世了。好家伙,什么人都来了:公社干部、大队干部、生产队长、妇女主任、镇上的镇大老爷、政府秘书、刀儿匠、剃头匠、开药铺的、开馆子的、裁缝、厨师、木匠、泥匠、石匠、铁匠、风水先生、走方郎中……,张三李四王麻子都来了,这些相邻相亲,熟人、半熟人,他们或他们的父辈、爷辈都进过夏先生的学堂,或多或少都受过夏老先生的教诲和扶助。“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乡里人遵循着古训,都来为老先生送上一程……

  附近煤矿的川剧锣鼓班子来了,抬棺木的有县文化馆干部、公社秘书,那疯子王老十也来了,他小时跟先生读书,后来考进了伪政府的黄埔军校,刚进校就解放了,回到乡下,地主父母又相继去世,跟着哥嫂过日子,不久后他便疯了。清醒时常借老先生书看,常和老先生说古论今;孤人张大爷是个矮子,都知道他多才多艺,评书说得好,从前跑江湖跑了大半个中国;李驼背、张傻儿也在队伍里;陈富贵在挨老婆的骂;张长发和几个老头在摆聊斋;一群知青也来了,那个高个子黄埔石君,文章写得好,特别敬重夏老先生;还有周莽子,大名周光宇,远近的名人,在镇上搬运社工作,会武艺,特重义气,他和他们那一拨人:张荣学张跛儿、秀才一个、书法好,穿钢管裤的余操哥,眼镜李老九,都是待业青年,平时找些杂活干,闲时聚在一起写诗画画,二胡笛子玩得好。周莽儿爱编点打油诗,又损又笑人,镇政府的人怕他,但这一伙人就服夏老先生。报恩寺的老和尚也来了,还有马回回马老太爷,儿子在镇上当文书,四十里外张家场的李大木匠带着他的徒子徒孙,快八十的人了,走步如飞,那一对城里来的俩母女,是老先生的外侄女和她的女儿,从成都来,是个干部,因成分不好被调查过,好多年没回来了…………

  这是一幅描绘过去人民公社时代的风俗画,45米长,1.7米宽,人物有三百多。几乎每个见到此画的人都会问:为什么画这样一幅画?这里面有几层意思:1、抬棺材,全画的中心,怎么想到画这个?有这么大的精力和功夫,画其他不是更值得吗?2、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当代绘画”盛行,观念、形式、“关注内心”、“表现自我”、“艺术市场”——买家会买吗?3、如此关于死亡的画,那么大、那么多旧时人物,似乎,有点反当代……

  我画它,其实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1978年考进四川美术学院之前,我已画了几年连环画,特别喜欢观察研究乡土人物、风情,当时先当知青后当矿工,考进美院算是从地狱走到天堂。遗憾的是学的是工艺美术设计,但已知足了,虽然我真正想学的是绘画,可还是用了十二分的努力学好专业。想到来日方长,毕业后再画吧。哪知毕业后的颠沛流离、生活动荡,几年中基本无法静心画画。这段时间,中国油画盛行乡土和少数民族题材绘画,灰暗沉闷的多,玩假深沉的也多。不久85新潮兴起,传统绘画样式受到挑战与质疑,提倡新的观念,新的路子,新的样式。我也对此前的定主题、借形式、移调子、摹照片的创作思维模式很反感,总想换一种思维方式和方法画画。这幅长卷的线描初稿就是那时完成的。当时我母亲还给了我很多意见。初稿完成后,还是没时间没心情把它画成正稿。后来我调来四川工业学院(现西华大学),情况还是不能专心画画。时间到了90年代,各方面稍微安定一些,比较能够画画了。主要是画人物,着重对油画材料和技法的研究。之前,也画了些在观念样式上的探索性的东西,象征主义的多。95年后各方面条件较成熟了,觉得是该好好画一批的时候了。因为我年年都往青藏高原上跑,四川、西藏、青海、甘肃、云南、新疆都被我跑遍了。常常面对苍凉壮丽、美仑美奂的景色,不得不由衷地折服,觉得不画太对不起苍天与神灵,太对不起自己。于是便从风景画开始,我尝试用一种“刀塑染绘法”,中国画元素结合西法,特别适合山地高海拔地貌的风景表现。因在此之前,我认为还没有谁把它画得到位,我来试一试。我大胆用一种大视野的鸟瞰图式,画山不画顶、不画天、只画山脚和山腰,画面呈现着丰富立体的岩石肌理与云、水和多样的植被……,构图如人在空中遨游腾翔,山水的精神如旷古的神灵在召示,宇宙之生命在萌动,雄奇中的苍凉,远荒中现神秘………不用任何资料直接在画布上构思,与写意国画一般。勾稿、上色、深入、调整,用技用巧,任激情自然喷泄、冲撞、回旋,随情随性,适可而收……。2000年一大批作品出来后,即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印成了两本画集,同时在四川美术展览馆举办了名为“仰望西部”的个人油画展。各报纸、电视台都作了报道和专访。观众和同行肯定了我的“至大至刚”、“震撼人心”的美学样式和独特技法,特别是那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纵情潇洒……。这批画为我后来的画路和生活奠定了基础。这时,我觉得是该放慢脚步静下来思考,为下一轮的计划准备的时候了。这时,中国“当代绘画”开始兴盛,各种理论,各种形式,各种旗号、观念、行为、波普、时尚、关注内心、表现自我………不一而足,鱼龙混杂。刻意做作,急功近利,空洞、脆弱、苟且、迎奉、享乐、怪诞大行其道,还有那“绘画边缘化”、“绘画消亡论”者。这种局面,使人静思。其原因我想是基于几点:一方面,是我国几十年的意识形态垄断造成的思想禁锢太压抑;另一方面,是中国当下激烈的市场经济竞争思维模式及绘画市场的兴起,再由于有些人的人生经历文化素养及传统文化的崇高精神的欠缺,更由于一些空头理论家、策展人对西方文化现象的膜拜、导向。造形艺术界的场面越来越乱,很多人感到迷茫无措。绘画,特别是现实主义绘画似乎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其实人生都面临两怕,怕死亡,怕不够优秀,画画本来就难,画好就更难。有些人本来就功力不足,又怕吃苦,便会想办法走捷径,求速成,扯起一面面大旗,下功夫包装贴金加表演,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人类文化精神从来提倡的不会是那些恶俗、无聊、自私和癞皮!当然,事情还是得从多角度去看,当下世界推行的是多元化文化,艺术必当如此。各种文化形态,包括时尚文化,享乐文化等的存在自有它的理由和地位,我们不能概加责难。中国艺术呈现多彩的局面本是我们共同的追求。但艺术不仅是一种形式游戏,而且也是一种深刻的人生哲学。“艺术是在感性中表现真理”(费尔巴哈语),我国几十年的单调沉闷早该被打破。“当代绘画”中不乏有深度、情感的作品,比如很多的“灵内闪现”、“瞬间感觉”的东西。不少人如修炼得道,必成今后的艺术精英。时尚是风,时间是大地,大浪会淘沙的。人类几千年的文明不会被轻易抛弃。贡布里希说过:我想有一天,所有的喧嚣都终于停止,那时我们就可以重新回到艺术所要展现的那些严肃的标准上来。

  我曾常常自问:究竟艺术是什么,画品是什么,生命、精神思想、信仰是什么,人是个什么东西?我该怎样去做,能做到的顶点是什么,我的长处、短处、特点是什么,我的气质怎样,我的品格如何,我的功力、耐力、体力、精神之力如何?审视我的画路心路,我逐渐清醒地看到我今后的路——一条“回归之路”:回到人性,回到文化、精神,回到传统道德,回到凡间面目,人间烟火,世道人心中去……不管艺术样式怎样地变,但艺术的传情性和艺术样式的独特性是不变的,艺术只有和普世的人性紧密结合,抓住创新性、文化性、精神性、艺术性几大要点,这才是艺术之要。我的人生阅历和感悟,我的精神气质,形成了我的美学偏好,喜那庄重与神圣,真情与淳朴,不爱风花雪月,喜那沧海桑田,不爱娱人耳目,爱那震撼人心。
做一个有个性、有责任感的人——和而不同的人生。

  我定了个十年规划,二十年计划,这件作品是我的第一步,都是画人。这时我必须放下我那市场很看好的风景画,我的精力必须转移到这边来,人生就是这样,你必须面对世界的各种干扰、诱惑,面对人世的人情冷暖,风雨变幻。甚至要面对迎面而来的不公和恶险,调整好心理的平衡,用最大的克制力使自己隐忍、平静、入定,去做你必须做好的事。好在我对这个世界只有基本的生存需求,生活简单而寡欲,不为生活所累,也无专以为之欲,这是我的长处。

  这幅画是2005年初,我在工作上重新获得自由后立刻开始的。虽然上课时间仍不少,但起码比较单纯,是极有利于我画这种巨型作品的。

  这幅画属于风俗画,这是我的长项。在感情上有种亲近感。而风俗本身。是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的人文特征,是表达该地区众生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的生活态度,充满着广泛而深刻的内涵和哲理。一方水土的风俗,会让你对那里的人情、人性、思想、精神、信仰和文化、经济一目了然。风俗一经传承,便会形成一地一方的人文特点。多元化的世界,各民族丰富的风俗文化构成了我们这个世界和历史蔚为壮观、如锦似缎的景观,其美学意义是永恒的,只要人类有文化、信仰存在,风俗将永存。在艺术史上,风俗与宗教、战争、风景、爱情等题材一样,是艺术无法回避的题材,而中国近几十年的美术作品中,与风俗有关的作品也不少,但好东西不多,更缺少美学意义的艺术与史料结合的重大风俗作品,尤其是油画。

  而风俗画主要特点是叙事叙情,在这方面,必须做足前期的调查搜集工作。就此画而言,表现的主要是四川乡间人们对人生红、白喜事的态度与仪式。展现了千百年来由传统文化培育出来的淳朴的民风民情,儒家思想倡导的忠、孝、礼、义的道德规范。去世的老先生,是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传播者,一生担当了一方的教化,使众生脱离了愚昧无知而勤劳精进,是功德无量者。人们对他百倍的感恩。“师”的形象是中国民间传统尊崇的五位之一(天、地、君、亲、师),这不仅是一方的美德,也是人类共有的美德。此情此景,人们也许会问:在激荡的当代,有多少富有文化意义的东西变得已不那么纯粹,有多少传统真、善、美的东西离我们渐渐远去,有那么多早已溶入中国人血液里的东西为什么会被淡化,我们的传统文化的精神、品格教育做得如何,基本的美德教化做得够不够?

  从构图上,我采用了传统国画的长卷轴式,这是构思此画时很自然想到的。我想借用这种构图的散点透视,表现规则、仪式和情节,人物的身份和鲜活个性。人物都是那个时代(人民公社时代)镇乡结合部的人。从前到后都严格再现四川地区的丧葬礼仪,以期作为过去民俗葬礼的遗本,可被后人借研。从情节上为避免队伍前行的图解式和单调,特设计了队伍稍事停顿休息,丧架刚落到长凳上的瞬间,前面的人未及止步,后面的人停下或跟上,鞭炮罗钹响起,增加了画面的音乐感。这时的队伍是活跃的,打破了单调沉闷。人物中,特别突出了释、儒、道、回的代表,以及知青,民办教师,待业青年和军人、残疾人等身份的人物。儿童手里的弹弓、铁环、滚珠车、小人书(连环画)也是那个时代的代表物件以及妇女纳鞋底、织毛衣……。总之,以艺术的眼光,围绕质朴的时代气息和特征,以求窥见当时的社会形态,以其悲剧的内涵得以超越和升华……

  在绘画手法和画面的样式上,纪实和写实便是自然的了。从情节安排、人物造型、身份特点、性格刻画、动作幅度,主与次、疏与密、动与静、虚与实、大与小、高与矮、情与趣……都经仔细推敲,尽量表现得调度自然、张弛有度。色调色彩的运用上,追求一种“过去”的意境,一种浑厚、古老的历史感。色彩以灰色的微差,强调“朴素”,“天下莫能与朴素争美”(老子语)。在画面样式上,用凸现画底肌理的手法,笔依肌理而行,色依肌理而变,追求一种岩画效果及写意感,粗朴艰涩感及力度感,强调绘画“这一幅”的特征。

  油画的材料与技法的运用是紧密联系的。我一向强调以扎实的传统技法、材料为基础,走一条科学的探研超越之路。油画是个外来画种,其传统技法以某种角度来看已被西方人走到了极至。但我还是觉得随着绘画观念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在保证材料的稳定性及耐久性的前提下,还有不小的空间需要我们去探寻,这方面外国人和中国人都在做。结合东方美学理念衍生出一套自己的材料运用和表现技法,来表现东方的视觉造型文化和精神内涵,此路大有可走。艺无定法,探得一条别人未曾涉足的荒沟,里面会有一片大好风景。这是人生一大快事。走自己的路,定会有所收获,失败了,至少会给后人留下经验……

  投入此画到今天,三年有余,算是基本完成了。个中甘苦,不作赘述。社会反响如何,当顺自然吧。我是乐观的。下一步,我又要集中精力投入到另一巨型作品的劳动中了,又是几年………………


二零零八年十月初于成都西华
关键字:

最新评论最热评论

已有0条评论,共0人参与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1-2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发的的广泛的郭德纲德纲的的广泛的郭德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手机用户 [广西南宁]2012-12-12 21:12:12

    的地方的发生过的份上高耸的郭德纲的

推荐艺术品

更多...

成都扑克牌之小王

作者:凌晓星

尺寸:47×33cm

成都扑克牌之大王

作者:凌晓星

尺寸:47×33cm

熊猫杯旅行套装

作者:

尺寸:

艺术家推荐

更多...

曹辉   1952年生于成都。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四川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人物画专委会特邀委员、成都中国画会副会长、成都大学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生校外导师,成都惠民职工画院顾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连环画作品多次获得全国大奖。1999年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1990~1998年连续在法国举办五次个人作品展。2011年获第一届四川省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2014年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2015年作品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行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2016年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并由此开始为期一年的全国巡展。 曹辉1982——2002年发表作品:   《神奇的武夷山悬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2年4期   《给上帝的一封信》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3年3期   《神秘的大旋涡》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3年2期   《野人之谜新探索》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1期   《女子足球运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5期   《女子马拉松》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2期   《小酒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4年3期   《神秘的石室》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4年4期   《战神之墙》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9期   《笔录奇观》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5年11期   《古代美容》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6期   《一个女研究生的堕落》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2期   《一个投案者的自述》连环画广东《法制画报》 85年17期   《ET外星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85年4、5期   《孟卖大爆炸》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5期   《热爱生命》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驼峰上的爱》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青鱼》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3期   《珍珠》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3期   《菩萨的汇款》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5年9期   《小耗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86年10期   《水手长接替我》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6年10期   《征服死亡的人》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87年6期   《小酒桶》 连环画中国农村读物出版社再版 1985年11版   《给上帝的一封信》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出版社再版 84年3期   《日本国技.相扑》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6年1期   《圣地亚哥刑场》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7年10期   《古诗意画》 国画 四川美术出版社 1987年5版   《人蚊之战》 连环画 科学文艺 1988年1期   《跳水 》 连环画 《万花筒画报》 1988年2期   《他们与“森林野人”》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8年3期   《圣地亚哥刑场》 选刊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关于圣地亚哥刑场的通信》 论文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8年3版   《阿拉斯加的奇遇》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1期   《祭火》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艺术》 1989年6版   《辟古奇谭》 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6期   《玛丘皮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89年9期   《医生.夫人.闹钟》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期   《南.马特尔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0年10期   《泉神娶妻》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期   《中国民族民俗故事》 连环画明天出版社出版 1991年1版   《船儿水上飘》 国画 蓉城翰墨 1991年12版   《萨克奇野人的俘虏》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1年10期   《圣经的故事》 连环画四川美术出版社 1992年1版   《雪莲洞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2期   《艾科沟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2年5期   《印度河文明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1期   《干冰杀人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5期   《白色幽灵》 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 1993年4期   《悬棺之谜新解》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3年8期   《冤家变亲家》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3年10期   《一棵遗落在荒原的种子》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4年6期   《世界名人传记.艺术家卷 米勒篇 》 连环画浙江少儿社 94年一版   《巴仑克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4年10期   《辟古奇尼》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5年5期   《豹狼的日子》 上、下连环画 中国连环画出版社 1992年10版   《冬之门 》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5年8,9期   《神农架野人今安在》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期   《寻觅玛雅古城》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7年10期   《白鹤梁探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8年1期   《尊严》连环画《中国连环画》 1998年2期   《神秘的南美大隧道》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2期   《名医入地彀》连环画《连环画报》 1999年6期   《神秘的英国巨石圈》连环画《奥秘》画报 1999年5期   《蜀王陵出土记》 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0年8期   《定数》连环画《连环画报》 2000年10期   《印山大墓揭秘》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5期   《冰封印加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1年8期   《“狼人”之谜》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1期   《扣开通往远古的大门》连环画《奥秘》画报 2002年4期 曹辉艺术年表:   2020年1月在成都举办“陌上谁人依旧 · 曹辉民国风人物画展”   2019年11月作品受邀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主办的“回望东坡•2019四川中国书画学术邀请展”   2019年8月中山(南区)云峰画苑于举办《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8年10月作品受邀参见“天府百年美术文献展”   2018年1月27日在香港云峰画苑总部举行“昔日情怀--曹辉艺术作品展”   2017年8月作品《年夜饭》参加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办的全球水墨画大展    2017年5月作品《锦官城外》受邀参见“守墨鼎新”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作品展   2017年3月作品受邀参加水墨四川 ——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6年12月作品受邀参加“回望东坡“2016四川中国书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6年6月 在四川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   2016年5月 作品《绣娘》参加成都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开篇之作——南方丝绸之路美术作品展   2015年11月 作品《故园旧梦》入选第二届“四川文华奖”美术书法展,并获三等奖   2015年11月 作品参加由四川省艺术研究院主办的“2015四川中国画创作学术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西厢待月》参加在重庆举办的“中国精神•民族魂——中国知名画派邀请展”   2015年10月 作品《故园旧梦》参加“从解放碑到宽巷子”2015成渝美术双百名家双城展   2015年9月 作品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传神写照•2015水墨人物画邀请展”   2015年8月 特邀参加成都市推广天府画派办公室主办的“心里画儿•中国画邀请展”   2015年5月 特邀参加由四川省美协和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联合主办的“四川省中国画人物画作品展”   2015年4月 参加在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新中国美术家系列•四川省国画作品展”   2014年 作品《锦江花月夜》参加四川省诗书画院三十年创作成果展•全国书画名家作品邀请展   2014年7月 三幅作品参加“南方丝绸之路”主题创作展   2011年5月 在成都东方绘画艺术院(现在的二酉山房)举办“曹辉人物画作品展”   2011年3月 《曹家大院•家训》获首届四川工笔画学会作品展暨中国工笔画名家邀请展银奖   1999年 国画《川妹子出川图》获文化部全国第八届“群星奖”银奖   1999年 连环画《名医入彀》获《连环画报》“十佳”优秀绘画奖   1998年8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五次个展   1996年 作品《寻找北斗》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95年7月 在法国圣雷米市BAYOL画廊举办第四次个展   1993年9月 在巴黎“中国之家”画廊举办第三次个展   1993年 连环画《白色幽灵》获《中国连环画》“十佳”作品奖   1991年5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二次个展   1990年3月 在巴黎亚洲民俗艺术博物馆举办第一次个展   1990年 连环画《圣地亚哥刑场》获《奥秘》画报1985~1990年“十佳”优秀作品奖   1989年 连环画《圣经的故事》《青鱼》入选第七届全国美展,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   1986年 连环画《罗瑞卿的青少年时代》获第三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三等奖   1981年 国画《新户头》获四川省优秀作品奖详情>>